主页 > 行业新闻 >

尽管营收和利润均保持了高速增长

时间:2018-09-28 16:08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最后要提到的一点,当然还是产品硬件的问题。尽管云米一直以智能化为卖点,但在硬件品质上却一直跟不上。据媒体爆料,云米的部分家电存在质量堪忧和智能功能鸡肋的问题。
 
  比如说,其智能洗衣机所搭载的智能语音,必须要凑到麦克风去才能识别语音,而且存在识别率过低问题。除此之外,其大家电多次被爆出质量问题,例如冰箱不制冷、洗衣机噪声大、故障率过高等现象。
 
  其实对于大部分用户来说,大家电的基本功能才是刚需,而智能化功能只是辅助。云米在基本需求上无法满足消费者的期望,智能化上也没有建立领先优势,现在面临的局势并不乐观。
 
  大家电是一个长期高投入和竞争白热化的行业,小米空调进军大家电这么久也没有获得什么傲人的战绩,而云米要想从中脱颖而出更是难上加难。
 
  和传统家电巨头们比起来,云米比较有机会弯道超车的还是在智能化方面,毕竟硬件层面几十年的技术积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赶上的。而未来要想进一步走得长远,还得做好品控建立品牌信任度才行。
 
        尽管格力的愿景是多元化全球型工业集团,完成高端智能家电、高端工业机器人、芯片、新能源汽车等新兴产业布局。但就目前来看,格力的主营业务仍然是空调,从今年半年报业绩中就可见一斑。所以增持上游产业链企业,可能不仅是简单的满足自身产业链布局,还要完成对手在产业链上有所动作会带来竞争压力。格力很难不重视这11.14%的股权。
 
  不过,从当晚的另一份公告可以看出,海立股份控股股东上海电气集团在7、8、9月连续买入增持公司股份,截至9月21日,上海电气集团已经通过集中竞价交易系统等方式,持股比例也已经从原来的20.22%提升至25.22%。并且还明确表示,为了巩固公司对上市公司海立股份的控股权,未来12个月内有继续增持海立股份的意向。
 
  在这表述的背后无疑剑指的就是董明珠格力电器的“入侵”,这也意味海立股份控股股东上海电气集团已经没有退意,甚至是“修筑工事”与格力较量。就目前来看,即便二股东抛出的11.14%股权全部落入格力电器手中,仍然不会动摇上海电气集团持股海立股份25.22%的地位。不过,两者的持股比例将大幅缩小,控股权争夺的战斗也将迈入白热化的阶段。对上海电气来说,是绝不愿意看到的,可能会全力阻击。
 
  所以,就算格力电器尚未对此事表态,但已然处于这一事件的中心。公告显示,本次公开征集期间为9月24日起至10月19日止。未来一个月,股权争斗的戏码可能持续上演,最终结果如何,还需拭目以待!过去的一年间,格力电器曾两次举牌上游空调压缩机龙头企业海立股份,实现股权从5%增持至10%,并引发与其背后第一股东上海电气的较量。最后上海电气不得不选择以“定增”的方式谋求巩固大股东地位,却遭遇股东大会否决。
 
  虽然,如今以20.22%股权维持了其控股地位。但是,近日海立股份第二大股东的11.14%股份待售的消息,一经发布后,市场各界的第一反响是:董明珠执掌的格力电器,会放过这一次机会吗?
 
  “玩资本运作,那是对社会最大的伤害,这对一个国家乃至对世界都是不负责任的。”在2016年,董明珠曾公开斥责过资本市场“野蛮人”的行为。不过,之后在对海立股份的增持中,似乎更多的就是在扮演“野蛮人”的角色。因为频频抢筹,让第一股东上海电气不得不全力反击。
 
尤其是上演过一场野蛮增持后,格力是否仍然对海立股份拥有执念?市场对海立股份未来控制权的猜想也一直未曾间断。当9月24日晚间,一份关于公司的二股东杭州富生控股有限公司及其一致行动人葛明拟以公开征集受让方方式协议转让其所持有的海立股份11.14%股权时,难免引发业内议论。
 
  海立股份由上海冰箱压缩机股份有限公司更名而来,主要经营研发、生产制冷设备及零部件、汽车零部件、家用电器及相关的材料、机械、电子产品,并提供相关配套服务。此前董明珠曾表态”现在不一定是要控股海立,但格力可以参与进去“,字里行间不难看出其还是打着控股海立股份的算盘。  对于云米的上市,很多人解读为其家庭物联网的扩张,然而又有人认为是其为了摆脱小米体系,寻求独立发展的无奈之举。云米科技未来能否真正撬动智能家居市场,其上市是否真正能够摆脱小米代工厂的头衔,一切还不得而知。
 
  1上市的无奈
 
  根据招股书显示,云米科技最近两年以来营收规模一直在不断扩大,从2016年的3.12亿元到2017年的8.73亿,增长了两倍有余,而今年仅上半年营收更是已达10.4亿元,超过了去年全年之和,是去年同期的将近4倍。
 
  这两年云米不仅营收快速增长,利润也比较好看。2016年云米科技毛利8003万元,净利1403万元;2017年毛利增长至2.75亿元,净利增长至1.05亿元。而2018年仅上半年便实现毛利2.85亿元,净利7922万元,毛利超过了去年全年,净利则为去年的将近3倍。
 
  账面数据如此好看,为什么我们还会说云米的上市属于无奈之举呢?
 
  答案是,它缺钱了。
 
  尽管营收和利润均保持了高速增长,但是云米科技却变得比以往更加缺钱。
 
  根据云米招股书显示,2016年云米的经营现金流为1549万,基本与净利润持平;2017年云米经营现金流为1.239亿元,超出净利润将近3千万,属于现金流比较充裕的理想状态。然而到了今年上半年,尽管实现了将近8千万元的净利,但是账面经营现金流却为负的1788万元,净利润现金含量从去年的+133%直接下跌到了-25%。
 
  在过去的半年里,云米科技的经营范围没有过任何重大经营调整,然而却迅速变得“缺钱”起来,让人对其资金周转能力产生怀疑。
 
  其实云米之所以缺钱,还是为了摆脱小米生态链的壁垒。
 
  2015年,云米科技第一次以小米生态链企业的身份出现在公众视野面前,其主要的业务是帮小米代工生产净水器。在小米生态链的树荫庇护下,云米科技生产的小米净水器马上成为火爆单品,云米也顺势实现了快速增长。
 
  然而也正是小米生态链的影响,使得云米的独立发展空间倍受限制,自有品牌也几乎没有存在感。而且将命运绑架在小米生态链上还面临一个问题,就是小米的市场竞争力一旦下降,这些旗下的生态链企业们不仅扩张困难,甚至就连生存都会受到巨大影响。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文章 更多>>